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际

心的天际,淡淡的宁静,简单的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性格爽直,为人正直,不喜欢虚伪。本人忙碌之外喜欢写写小感悟、小体会,休闲时间喜欢旅游、散心、小运动、唱歌、养花草,喜欢浏览原创博客。声明:本博客均为本人原创作品,请各位访友尊重本人,转载和引用需征得本博主同意。 本博客内容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天际原创】黑子(下)  

2011-04-16 22:36:43|  分类: 情感专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子的仁义。黑子前后咬伤过我两名战士,都是一、二排的战士到后面去玩被咬的,对于三排的战士它是从来不叫他们的,相反还亲的不行(从战士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黑子与战士们的各种姿势的合影)。黑子平时都是拴着的,但是来了陌生人时,它会狂扑狂咬,它太聪明了,它不象别的狗似的一味的向前顶着扑,而是扑一下,退一下,再向前扑,那样拴它的铁链或是脖套经过几次这样反复的冲击就被它搞断了,如此前前后后光拴它的脖套子就换了五六个,铁链也换成粗的了(一、二排的战士都怕它)!为此我还和场长开玩笑:“场长,我的兵让你的狗咬了,快给钱打针!”场长一听吓一跳,结果一问是我的黑子咬的,精于算计的场长当然不会出一分钱了!

但是黑子从来不对我叫。作为干部,我们每天白天要带领部队训练和劳动,晚上还要查勤(检查战士上哨情况,防止警惕性不高出问题),别的干部去查哨,只要狗一叫,哨兵就马上站好,打盹的也马上精神了,从来查不到问题。可是我一去,黑子从来不叫,结果哨兵被我抓了个正着。因为我有在连队的“生杀大权”,如此处理了几个战士之后,反而治理和纠正了战士执勤时脱岗、打盹、要求不严的问题,这其中黑子的功劳当属最大呢!可是奇怪的是它离那么远,又看不到我(后院入口处到三排驻地有一百多米远,中间还种着密密的向日葵),怎么会知道是我呢?说到黑子的仁义,还要说到女儿,女儿两个月大的时候,妻带她到我这探亲,要说黑子也从来没见过她们母女,可是见了之后一次都没有吼过她们,反而还特别的亲切友好,摇头摆尾的,真的好奇怪呢!等过了大半年多妻带着女儿又来探亲的时候,黑子依然对她们温柔有加。黑子平时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是我牵着它出去蹓了,有时我会完全的撒开它,让它自由自在的跑上几大圈,那个开心劲就甭提了——上蹦、下窜、带打滚的…….

2001年初我们换防回城,便与黑子断了联系。年底时我们中队派两个排协防别的中队到门头沟山里的一个兵工厂执勤,我在山上跟了几天。期间因为山上需要增加狗来加强哨位安全性,我就主动介绍黑子上山了。我去接黑子上山的时候,黑子见了我不知道有多亲,估计它好久都没有这种亲近的感觉了——它见到我后高兴的跳啊蹦啊的、摇头摆尾的停不下来,嘴中还发出吱吱的声音……我见到它也高兴!上山后,我没有先把它安排到哨位上,而是每天查哨时牵着它上山下山(查一班哨要走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夜深人静的时候,天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山上一颗石子滑落都会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的,一个人查哨还需要有胆量呢——老兵退役后人少,通讯员也上哨了,没人陪了)。走在黑黑的山路上,脚下踩在冰雪之上发出吱吱的响声,黑子在前面有力冲着,拉的我也加快了步伐,那感觉真的好爽!有黑子为伴一路上再也没有恐惧。只是好景不长,我撤回到了城里。这一别又是三年多。

2004年底时任营副教导员的我又一次有机会与黑子相见了,因为那个山上的点分给了我们大队,成了我大队的执勤点了,那我就有机会借检查的机会去看它了。记得那是十二月的一个上午,我在乘车两个多小时后来到了这个我大队最远的执勤点检查工作。下了车我第一件问的事就是:“我的黑子在哪?”(有点私事公办的嫌疑啊,呵呵~)迎接我的指导员一愣,“黑子?你还知道黑子?”“是啊,当然知道!那是我养的狗!”指导员有点不好意思又有点拍马屁的说:“原来是这样啊,我说这条狗怎么这么横呢!”原来黑子不知道是被战士怎么教的,只要是干部查勤,它都会扑叫。为此干部们感觉很没面子,指导员就专门找来铁锹,把黑子关在小屋中打了两个多小时,打得黑子掉了一颗犬牙,满嘴是血——结果是没打服,见了他反而咬的更凶了!我狠狠的责备了他一番,要他以后不许再打狗,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让他赶快找个兵把黑子从山上带下来。一个多小时后,黑子被战士牵回来了,还有两三百米的样子,我喊了一声:“黑子!”黑子就听出了是我的声音,开始着急的往我这边跑,拉着铁链的战士都跟着它小跑起来。几个干部一看黑子上来了,都吓得跑回了营房里(看来他们平时没少欺负黑子,现在怕被咬到)。听指导员说黑子光咬干部,我的心里也是有点打鼓的,因为我现在就是黄牌子的干部军装嘛。可是等黑子近了,我反而踏实了,因为黑子的样子(摇头摆尾开心的样子)我是那么的熟悉。看到黑子,我上去又是摸又是抓的,黑子也是又是往我身上靠、又是抬起前爪向我身上趴的,嘴中发吱吱声,眼中满是温情与兴奋——这哪里是那个专咬干部的“恶犬”呢?分明是那些干部平时没有善待它才造成现在的情况的。这之后只要有机会上山检查或是查勤,我就要去看看黑子,每次也给它带上几块肉吃(搞点小特殊,呵呵,那也不过是一两个月才一次呢)。黑子对我的亲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2007年,我们大队又一次将这个执勤点交出去,这一次是交给兄弟支队,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我的黑子了。不过想想因为我的关照,让它这样一条普通的看门狗最后成了一个在哨位上帮助战士一起执勤的哨兵,并带给它无尚的光荣,我也知足了。时间一晃又过去四年多了,因为工作的忙,也很少想起它了。今早在楼下碰到一蹓狗的朋友,与之聊了一会,也牵动了我对黑子思念的心,于是写点文字借以表达我对它的思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