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际

心的天际,淡淡的宁静,简单的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性格爽直,为人正直,不喜欢虚伪。本人忙碌之外喜欢写写小感悟、小体会,休闲时间喜欢旅游、散心、小运动、唱歌、养花草,喜欢浏览原创博客。声明:本博客均为本人原创作品,请各位访友尊重本人,转载和引用需征得本博主同意。 本博客内容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原】郁闷的那些年那些事(四)  

2012-01-18 11:21:15|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关于房子的郁闷事

(一)领导的秘密。2004年的十一月,支队党委就秘密开会研究决定在支队大院内盖营职干部楼。但是他们的保密工作做的相当到位,对外这些个领导总是在怂恿我们营职干部们抓紧自己买房子,说支队已经没有房子可分了,快点取出总队的那十万元来吧,不定什么时候政策一变就什么都不管了呢。要说这些个领导,你还能当一辈子的团长、政委吗?等事情一暴露出来,下面的干部还不背后骂你吗?还不指你脊梁骨吗?就算你想减轻支队的分房压力,也不能拿自己的部下使劲啊,真不知道我们怎么遇上这样的领导——只会算计部属的领导。

(二)没钱的痛苦。2005年初我正好有一个买经济适用房的机会,于是我和妻毫不犹豫的决定买下来。可是经过那么多年的两地分居,还有一直比较低的收入,我们真的是一分钱都没有攒下来。在北京三十多万的房子可以说是太便宜了,可是我们却拿不出一分钱来。

没有办法,在当时我们部队总队有一个关于住房的补充办法,就是符合分房条件的干部自己买房,如果申请补助的话,总队可以给十万元,但是以后部队不再分配房子给你了(当时想支队没有房子可分了,是不是以后都是这种政策了?早申请与晚申请,总是要申请的,况且现在急用)。无奈之下,我申请了这十万元,但是款要两个月以后才能到。因为售房处要求在十四个工作日内交齐房款的90%,也就是三十多万,我向支队领导申请先预支出这十万元钱,等总队的钱下来后直接扣除,可是领导说了:“支队也不富裕,没有钱借给你……”真他妈的心寒啊,这群王八蛋领导平时海吃海喝的就有钱,我只是预借点钱就不富裕了。

(三)我的朋友们。郁闷的事情还在后面,我和妻分头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借钱,我是个从来不向亲朋好友张口借钱的人,一但有什么急事借了的话,也是第二天立即就还上,多一天心里都不踏实,怕人家不舒服。这一次我硬着头皮向几个我认为有能力借我点钱的朋友张了口,我还没有向所有的朋友张嘴,而且都是我平时铁的不能再铁的朋友、战友,我也承诺两个月后肯定还上。他们一开始都答应的好好的,可是眼看着交钱的时间逼近,当我问起来我怎么去取的时候,就都找出各种理由说借不了了。真郁闷啊,不行的话您可以早点说,我也可以想别的办法,这个时候了才说不行,还是朋友吗?这都是些什么朋友啊?

(四)朋友的对比。而妻回老家去借钱,她的同事们听说我们买房借钱的事都主动的你一万、他两万的借给妻,还有的不是特别熟的同事老远的跑来给她送钱过去。这又是怎么样的一种对比呢?我只能想我交的朋友都是些酒肉朋友,朋友有难的时候都指不上,亏了我平时做人那么实在,现在一看却又是那么的失败!

(五)亲情的对比。问妈妈与兄姐借钱,妈妈与姐姐答应借给我一万,我说借的话我们就不要了,后来就给了我们一万,无论怎么样这我们也是非常感激的。而哥哥则是一分钱都没有借给我们。

在借钱这件事里唯一、也是最让我欣慰与感动的是我的二姑与二姑父他们老俩口,二姑对我们说:“你们先借着吧,差多少最后我们想办法给你们添缝”。最后还有九万我们实在借不到了,我告诉了二姑,二姑说:“别着急,我们给你想办法。”二姑老俩口与表姐她们一齐给我们筹了九万元。而当初二姑的这句话在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仍然回响在我耳边,更温暖着我的心。

(六)心中的阴影。借钱这件事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以至于到现在我都没有怎么再与这些个朋友、战友有过多少联系。而我当时也是一股火的满嘴起大泡,一咳嗽就是两个月。虽然妻总是在劝我:“站在人家的立场上,人家没有借给你是应该的,因为你不具备还钱的条件,还有人家也有特别的情况才没有借给你…….”。我在心里认同妻的道理,可是在心理上我没有办法通过这个坎,也让我对朋友、对亲情产生了置疑。

(七)分房的郁闷。也是因为我申请了那十万元的房补,支队启动盖房后,也就没有我什么事了,为部队辛劳了二十年,最后只值这十万元,连间房子都没有分上。而我们支队的房子是盖在西三环内的支队大院里的,这个位置十万元还不够买个卫生间呢,出租个两年多就能租出十万来。那些平时收钱、贪钱的主,自己买了房子,不用申请那十万,还照样的能分到房子,想想真是不平衡啊!

在部队没有分到房子,还是在那些个浑蛋领导的欺骗之下申请的房补造成的这种局面,这又是一件让我特别特别郁闷的事!

(八)卖房的郁闷。两个月后,我申请的房补下来了,钱一到我立即就先给二姑还回去九万,然后带着剩下的钱还有住房补贴五万元回家交给妻,妻也立即还给了她的同事和朋友们。剩下的就只欠妻的二姐和银行的个人贷款了。

一年后,房子下来了,可是我们还是没有一分钱钱装修。这时候我们在老家的房子一直委托着妻的朋友和我的母亲帮着卖。有一天,姐姐给妻发来邮件,意思是我们家楼上三楼的房子卖了八万五,说我哥九万想买我们的房子卖不卖?因为年初时我们就大概的了解到我们的房子已经值到十一万了,这个价我们当然不能卖,况且我们现在急需钱来装修,还有孩子的教育消费开支等(事后打听,八万五是三前年卖的价)。一天后母亲打来电话,说我们六楼前些日子刚卖了九万五,问我哥十万买我们房子行不行。我当时就回绝了母亲,我说:“你们不用替我的房子操心了,我们的房子年初就值十一万了,我不卖,我借钱装修,我等到我的房子涨到十一万时再说。”可是一分钟后电话又打了进来,母亲说我哥买我的房子十一万成交。老天,我们的房子,他们喊落槌成交了,想想怎么像现实版赵本山的小品《砸车》呢?而且只两天的时间,哥哥一家就将十一万的房款打了过来——只一年的时间他们就有钱了,我借钱买房的时候他们在哪里呢?可是我们又说不出什么来,真郁闷啊!

(九)是谁在帮谁?一个月后我和妻回老家去收拾东西,一打听,我们的房子早已不是十一万的价了,曾经有人出十二万五的价,而且屋里的东西都不要,我的母亲都没有答应,现在却要九万元套买我们的房子,我还是不是我母亲的儿子呢?为什么在我们这么困难的时候还要帮哥哥来算计我们啊?我真的想不通:您要是想便宜的卖给我哥,我也没有什么话说,谁让我们是亲兄弟呢?可是却打着别人家卖了多少多少钱的旗号,然后他们再加上五千来买我的房子,好像我们还占了多大的便宜似的,好像我们有多计较这五千元似的,有意思吗?可是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哥哥,又没法说什么,真郁闷啊!

(十)搬家的郁闷。因为只请了两三天的假,所以我和妻抓紧收拾东西,推掉了一切应酬。原本我们的好多家具是要送给妻的父母的,可是在我们正在收拾屋的时候,哥哥俩口子不请自来了。哥哥说他买这个房子是想给他的丈母娘住的,还各处的看看有什么东西就问我们还要不要。我私下里同妻商量,你看人家过来看房子了,还说是给他丈母娘住的,还不是说给我们听的,是不是我们的家具就不要动了,要不人家该有意见了,回头再说咱们小气,妻也同意了我的想法。于是我们只搬走了电视、冰箱、洗衣机,还有自己的衣物,其他如空调、家具的,甚至连碗筷什么的都给人家留下了(要说明的是,我们家在妻的打理之下一直住的非常干净,家具之类的都如同新的一般,装修也如最初一样的新)。但是让人生气的是他们撒了谎:几个月后,老家妻的朋友打来电话,说是她们公安局接到举报有传销聚众,于是去抓,结果抓到了我们家房子,进屋后发现屋里足有四十多个传销的人在住……什么人啊?

这件事让妻至今依然在埋怨我,怨我没有将家里的家具之类的东西拉给她们家,妻的父母生活在农村,家中当时唯一的一个家具就是六十年代的一个二屉桌,而且都快散掉了。为了哥哥的一句话,我们改变了原来的计划,结果他们把房子租给传销的人去住了,而我的岳父母却连我们的剩家具都用不到,郁闷啊!一年多后我和妻在距岳父母家较近的宁城县里给二老买了套家具,换掉了那张快要散掉的二屉桌,这才让我心里稍有安慰。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5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