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际

心的天际,淡淡的宁静,简单的快乐......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性格爽直,为人正直,不喜欢虚伪。本人忙碌之外喜欢写写小感悟、小体会,休闲时间喜欢旅游、散心、小运动、唱歌、养花草,喜欢浏览原创博客。声明:本博客均为本人原创作品,请各位访友尊重本人,转载和引用需征得本博主同意。 本博客内容文责自负。

网易考拉推荐

【原】非典往事一  

2013-02-28 15:58:12|  分类: 军营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3年的那场非典风波已经转眼过去十年了,人们也已经逐渐的淡忘了那场恐惧,可是从那场风波中经历过的人还是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的。

“非典”自2002年11月在我国内地出现病例并开始大范围流行,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02年11月至2003年3月,疫情主要发生在粤港两地;2003年3月以后,疫情向全国扩散,其中尤以北京为烈。【原】非典往事一 - 天际 - 天际

最后一门考试被推迟了。2003年初时,非典开始渗透到北京,但是北京当时的市长孟学农严格封锁控制了消息,导致北京的疫情一直不被市民们重视起来。记得三月份时,北京的疫情开始控制不住了,消息也封锁不住了,而北京地区最先暴发的就是我们武警北京总队的总队医院,每天通报的疫情感染病例也逐倍的增加。3月22日是我参加北京市自学考试最后一门经济法考试的日子,本来已经准备充分的我因为支队的紧急通知而放弃了考试。从这一天开始,我们才真正的进入到了抗击非典、如临大敌的状态中:部队所有人员处于一级的战备状态,所有人员停止休假、探亲,所有人员禁止外出,家属亲朋严禁来队进入营区;部队所有营区完全封闭,里面的人不能出去,外面的人不能进入;执勤哨兵戴口罩、防护镜、手套上哨,哨兵严禁与来人近距离接触,下哨后严格消毒;所有营房、哨位每天坚持三消毒,所有人员每天三量体温;每日早中晚三次传真向支队汇报疫情及发热情况;所有营职干部定点定位、驻点蹲点到中队帮助工作......用当时我们政委的一句话讲:“所有人都要重视起来,所有人都不能外出,一但感染上非典,走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就只能是一张照片了,连亲人最后的一面都见不到,悲惨之极!”

老婆孩子热炕头。记得当时我们的营部在中关村南大街航空航天部五院(现在已撤勤了),而距离营部不远的钢铁研究总院的二中队执勤点居民区发生了一例疑似非典(后确诊),当时营部由我和教导员负责值班,而他的家属也在营部住着,所以在当时我们部队营职随军干部平时忙的连家属都见不到面的时期,这个非典可是极大的成全了他们了。结果这个教导员一听说二中队出现情况了,立马骑上自行车过去了,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时期,他这种行为不叫勇敢,只能叫做盲目,于是他也立即被支队要求隔离在二中队了。于是营部又换回了大队长回来与我一起值班,这下可是把这个大队长高兴坏了,天天可以老婆孩子热炕头了!值班室肯定只是我这个副职的专有阵地啦。

世外桃源样的生活。随着疫情的逐渐严峻,部队上级对下级的例行检查全部取消了,因为所有的营区都封闭上锁了,因为所有的领导也都是怕死的,于是这个时期成了我们在部队里最最舒服的一段时光。

虽然我们不能外出,但是在小小的营区中,我们可以不怕领导的突击检查了,可以不用应付上级的无数检查了,心情自然是极为放松的了。我们领着战士们在正常的操课内容完成外打扑克、打羽毛球、踢毯子、跳绳,我们还在营区的小院子中开辟了一块地种上了几种的蔬菜。为了消毒,我们响应上级号召,买了不少的大蒜和高度二锅头白酒,每顿都喝上几口二锅头。呵呵,真是神仙一样的日子啊!刚开始封闭式管理不久时,有一天我用纸杯倒了一指肚厚的白酒,没几下就喝下去了,呵呵,还挺舒服!于是又倒了小半杯,没有一会又喝掉了,还是挺舒服的!于是又倒了小半杯,很快也喝完了,感觉着不舒服了,不一会就极其不舒服了!从此,再也不敢贪杯了,点到为止了,呵呵。

非典时期唯一紧张的就是每日的三报,我们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各中队的情况统计上来,再制表上报支队。再有就是电话传真无数,而且必须要值班干部亲自接,三声之内必须接到,否则视为重大问题。在非典的初期,支队就因为我的报表最正规、最全面而成为全支队的范本被推广使用了。

这个时期,部队里是严格禁止与外界接触的,但是我们想吃羊肉串改善一下生活的时候,就给附近的串巴打电话,报上要买的品种和数量,于是他们就派人给送过来,连同啤酒,透过营区前的铁栅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也是非典后他们串巴新增的业务,于是我们就能够小小的撮上一顿了。

非典期间我们最常开展的活动就是打扑克了,我们让驻点的所有战士都学会了勾级(一种山东扑克玩法,六个人四付牌,非常好玩,主要是人多热闹),于是只要是中午、晚上,就组织起人来开始练上了,有时一玩也玩到午夜十二点以后,不过放心啦,没有人来检查。因为我们经常玩,让在营区住着的两个军嫂十分没意思,也强烈要求学,于是在她们都学会之后,她们反倒成了打勾级最大的瘾君子了。打扑克当然也不影响值班了,因为我们的值班室是里外套间,外面打扑克,里面值班室,有电话用不着两声就接起来了,那时也没有像现在似的有监控照着,不用在值班台前死盯死守着。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5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